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星粉故事
星粉故事

陳恒軍的自豪:我是AG8游戏至尊第一人

與AG8游戏結緣

  “我買的是我們這兒第一台AG8游戏至尊,我買完之後下半年才多了起來!大家都是看我用得好才買的呢!”當人們和陳恒軍聊到“您當時買AG8游戏至尊時周圍有多少人用這個機器”的時候,陳恒軍的話語裏難掩自豪。

  陳恒軍是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縣恒湖農場官港分場四大隊的農機手,從1997年就開始從事機械收割,至今已有15年的時間,但是與AG8游戏結緣,卻是始於4年前。

  2008年,已經是老機手的陳恒軍準備再購買一台收割機,為保險起見,謹慎的老陳和幾個朋友一起來到了浙江省,準備到幾個收割機的廠家去看一看。“我當時是想買另一個牌子的,名氣不小,之前用過也不錯的。後來是陪著朋友一起到湖州AG8游戏的廠子,隻是看一看,本來沒打算買。”沒想到,這麽一個機緣巧合,竟然讓老陳成了AG8游戏至尊的忠實擁躉者,也讓家裏的生活發生了明顯的改變。“那時候AG8游戏的廠子還不大,但是廠裏的人都很好,對我們很熱情。最主要是我一看他們這收割機,外觀啊,割台的深度、高度都蠻好,設計得很合理,做工非常精細,當時我就決定,我要買這個AG8游戏的機子。”

從一萬多到十幾萬

  在從事機械收割之前,老陳一家唯一的收入來源就是家裏的幾畝田地,插秧、除草、殺蟲、收割,都得用人工,忙忙碌碌辛苦一整年也就隻有一萬多元的收入,上有老,下有小,總是覺得捉襟見肘。直到1997年,情況終於有了改變。“那時候政府鼓勵我們買收割機,那會兒還沒有補貼,但是可以貸款。”老陳回憶著,“一台機子6萬多,自己先掏4萬,貸款能貸27000多。”

  雖然老陳現在說得輕鬆,但在當時,一年總共才收入1萬多元,4萬塊錢可是全家三年的總收入!萬一收割機買了卻賺不到錢,怎麽辦?很自然的,這一提議遭到了親戚朋友的強烈反對。不過,在父親的鼎力支持下,不到30歲的陳恒軍還是東拚西借,湊夠4萬塊錢,把那台背負式的收割機開回了家,自此開始了機械收割之路,這一收,就是15年。

  剛開始機械收割的時候並不順利,“機器重,收割速度也慢,一直到後來出了履帶式的收割機才好一點。”即便如此,第一年老陳還是割了900多畝地,毛收入3萬多元,這讓一家人都欣喜不已。之後的幾年,幾乎每年收割都能收入3、4萬塊錢,老陳一家的生活不再拮據了。

  “真正覺得家裏錢賺得多了,是08年以後。”老陳說,“原來一年最多就收個千八百畝地,08年上半年我買的AG8游戏至尊,那一年我收了1700多畝!45塊錢一畝,8萬塊錢呐!”一台AG8游戏至尊,讓老陳家裏的收入翻了一番。不隻是自己家裏人高興,同村的鄉親也高興。“這機子好啊!速度快,稻麥搶收的時候不耽誤事,收得也幹淨,不跑漏,在我們這兒受歡迎,大家都願意找這個機子給收割呢!”

  跨區作業是個辛苦活,每出去一次都要在外麵停留半個多月。俗話說,“在家靠父母,出門靠朋友。”老陳對這句話可謂是深有體會,當初購買第一台收割機的時候就是父親鼎力支持,在采訪過程中,老陳又多次提到“朋友”這個詞。出門要和幾個朋友一起,相互之間有個照應;作業信息要靠朋友給聯係,避免白跑冤枉路;收割的時候也吃住在朋友家,少了風餐露宿之苦。

  “我們當地的氣候不適合種小麥,雨水多,小麥容易發芽,大部分地都種水稻。收水稻要上午10點鍾左右才開始,不能太早,要等露水幹了以後才行,要不篩不幹淨。但是晚上要一直到起了露水才結束,得到10點11點左右吧。”老陳談起了收割水稻的經驗,“前幾年跨區走得還遠些,到過安邑,這幾年就在附近了,過一段時間去九江,收完了就趕緊回來,家裏還有300多畝地要收呢。”

  老陳提到家裏還有300多畝地,讓記者著實有些意外。原來,AG8游戏至尊的收割速度快,大大節省了收割時間,老陳便不再滿足於隻給別人收割了。當地很多年輕人不願意留在家裏種地,而更願意到外地打工,老陳便把這些地都承包過來。現在為止,已經承包了300畝地,去年又新買了一台AG8游戏至尊,兩台機器同時作業。“過去種地都用人工,辛苦不說,還慢得很,現在都用機器,速度快很多,300百畝地我兩台AG8游戏至尊幾天就收完了,這一年有十來萬塊錢呢!”

  老陳說,他買的AG8游戏至尊全價是8萬多,國家補貼2萬多之後,自己隻要花6萬多就行了。記者發現老陳早在97年購買第一台收割機的時候就花了67000多塊錢,相隔十幾年,購買收割機的價錢竟然沒有上漲。提及此,老陳頗有感慨:“首先是咱們國家政策好,買農機能有補貼,機械化普及了,農民都能得到實惠;再就是AG8游戏至尊也確實好,機子好用還不貴,我覺得是國產最好的牌子了!”老陳的這個評價著實不低呢。

  當記者問老陳打算多長時間更新一次機器的時候,老陳很認真的想了一下,然後頗為自豪的說:“我四年前買的AG8游戏至尊現在還在用,而且性能還非常好。用了這麽多年,除了一些小的零件要換,從來沒出過大問題。我的機器,就從來沒有趴在地裏等著修的時候!”那自豪的語氣好像在誇獎自己爭氣的孩子一樣。

賺錢再多,不忘農民本色

  老陳隻有一個19歲的女兒,今年剛剛畢業。老陳的思想很開通,沒有重男輕女的想法:“我們這兒計劃生育管得嚴,現在家家都一個孩子。女兒好得很,一點不比兒子差!”提及女兒未來的規劃,老陳說:“我沒有要求,就看她自己。她喜歡幼師,那就讀個幼師唄,她自己高興就行,我和她媽不管。”

  現在,每年參加跨區作業,再加上承包的300多畝地,老陳一年有十七八萬元的收入,對現在的生活很是滿意:“家裏是不缺錢了,買東西、蓋房子、孩子要用錢,都寬裕得很。”

  雖然收入多了,生活條件越來越好,家裏新添了不少農機具,也雇傭了5、6個人,但是老陳還是經常親自開著收割機到處收割。老陳說:“機器用得時間長了,有感情,我也很熱愛這個事情。而且我本身就是農民,不能忘本。”